铅灰色的湖

微博/虾米/B站同ID。
音乐和书。黑塞/尼采。

月影断片

犹耶。单向视奸垃圾车。突发乱写 勿当真。
基本捏造,和圣经/JCS关系不大。
别处没人看所以在这里随便一po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过去两千年,神从未让他的光以人形现界。可是现在,他的背影就在触手可及之处。

他是神——他不是神——他是神。神子,人子。

加略人犹大心里酸涨而忿恨地想着。耶稣对精心设计的战略无动于衷。施洗约翰的死难道不能撼动他一丝一毫?犹太领袖们的威胁与叫嚣也未曾穿透他身周绵软而凝滞的空气。

当他的耶稣在用餐前吻他,当他俯身为他洗脚,当他蘸饼给他吃——这时候耶稣的目光也似一片空无。精明强干、目光高远的犹大不存在。背负着罪恶与邪见的犹大也不存在。自感低微贫瘠、内心受尽爱之煎熬的犹大,对神子来说算是什么呢?

责罚我吧,我主。犹大望向逾越节前最后那轮满月,作着无声的祝祷。……请不要抛弃我。请不要拒绝我和他同在的心。

全知全能的……全知全能的神啊。倘若这是您的儿子,请赐予他眼睛吧。请赐予他能言的口。请赐予他倾听的双耳。请止息闭目塞听之群氓的鲁莽和愚钝。请赐予他力量……让他坚信自己在这世界的国。

犹大默然注视拿撒勒的耶稣,他白色的背影飘忽在游移的月光下。

神子什么都知道。他了解……最后的那件大事,该死的契约,叛离,控告,折磨,屈辱,还有死亡。他了解犹大的了解,知悉却无动于衷。

绝望的藤蔓攀附犹大的心。缓缓地,无比刻意地,他以蚀骨视线描摹白袍下的躯体。优美、静止而无辜。耶稣能觉着。

幻想中的触感,每一种按压,揉捏,仪式般的抚摩,由他的瞳仁去犯下这苦涩的大罪。让怒火沾染他洁净的身,以引发另一种怒火的裁决。让那无望的寂静碎裂吧,即使它打破无望的心。

耶稣的袍角在静夜中颤抖。

人子一次都没有回头。

评论

热度(29)